抗战之超级武器库 第9章 活捉日军指挥官

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第9章活捉日军指挥官

葛山等人都笑了,完全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,之前从来没想到日军中还有如此极品的指挥官,估计几年时间也难以遇到这样的日军军官了。

而愤怒的中野空打光了手枪的中弹夹的时候,才想起了有大量的八路军在他背后,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动作,中野空感到自己被人拉下了马。

中野空现在感到非常的茫然,也感到非常的绝望,他才独立指挥部队打过几仗,功劳没多少,这次的失败就如此的惨烈,这让中野空感到无法接受。

中野家族的脸面随着这次战斗……丢光了……

自己的舅舅的脸面也随着这次战斗……没了……

这时候一个鬼子伤兵拿出一枚手雷,想要拉个垫背的。

王冰多年形成的警觉性感到了危险,四下一看,在鬼子试图引爆手雷的时候,一脚踢出,鬼子“啊”的惨叫一声,手雷被踢的飞了出去。

葛山等人这才看到发现了什么,都是一头的冷汗,鬼子试图引爆手雷,而他们没有任何察觉,要不是王冰,他们可能都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王冰提醒道:“以后不确定鬼子死没死都上去补一枪,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!”葛山等人都咬牙切齿的答应了,以后要不这样做,估计就要上阵亡名单了……

王冰这才看向了中野空,看了看他的军衔,笑了:“哎呀,还是个少佐啊?”

中野空怒了:“八嘎,帝国武士不可侮辱!我滴要向天皇陛下效忠!”

王冰无所谓的耸耸肩:“你的刀在你的手上。”

中野空不解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不是要尽忠么?现在没有人阻拦你,你可以效忠你的天蝗了!”

中野空颤颤巍巍的拔出了军刀,对准了腹部,然而十几分钟过去,中野空还是没有勇气将军刀刺下去。

王冰不耐烦的催促道:“我说这个少佐,你磨磨唧唧在干什么呢?赶紧死了拉倒,我们还要赶路呢!”

王冰可不担心中野空会自杀,真要有勇气,还用等自己带着八路军上来吗?早早结果了自己不就行了,中野空懦弱的本质一下就被王冰看透了。

葛山等人也是暗中摇头,这个日军军官和刚才那个鬼子伤兵可差的远了,所谓的“效忠”只是喊的厉害,实际上却没有那个勇气。

看到中野空“表演”够了,王冰这才带着讥笑的口气说道:“好了,我的少佐,不用在表演了,你只是把士兵的生命不当回事,至于你自己的生命,我看你很当回事嘛!现在告诉我,你的姓名?部队番号?”

被戳破心思的中野空颓然的放下了军刀,王冰说的没错,他根本没有勇气自杀……

“我叫中野空,是十四师团师团长兼任第一军司令官土肥原贤二的外甥,八路长官,请你派人修书一封到十四师团,可以换回你们想要的一些物资……”

既然彻底被看破心思,中野空干脆破罐子破摔了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后台,希望能被换回去,其实中野空知道土肥原贤二未必会愿意花费很大代价换回他,土肥原贤二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。

只是中野空不能说出来,只希望八路军不要狮子大开口,花费的代价小了,说不定舅舅会松口的……

王冰笑了:“没问题,等回到八路军的驻地,你的要求一定会得到满足的。”

说完王冰转头对葛山说道:“让战士们把中野空看好了,这家伙能换不少药品呢,到时候我们受了伤的战士都有救了。”

这话令中野空感到无地自容,堂堂蝗军的少佐,居然被八路军当成药品的交换物,这让中野空如何能不羞愧?

羞愧的同时,中野空还放松了下来,只是药品的话,如果数量不是很夸张,舅舅应该会给的,自己的小命也就保住了。

“打扫战场,把能带走的都带走!我们回根据地了!”王冰喊道。

“明白!”

王冰等人押着中野空继续前进,负责在这里扫荡的日军,也就刚才那个小队和中野空的骑兵中队,现在都被干掉了,接下来的路也就没有一个日军出来阻拦他们了。

回到李家镇的时候,先一步回来的新一团战士都长大了嘴,眼前这些人不过十几个人,身上都背了好几条枪,胸前挂满了手雷,像是打劫了鬼子军火库一样。

更令人惊奇的是,这些人还押着一个日军军官,仿佛突围的是鬼子,这些人才是追捕者一样。

三连连长张学信很快就出来了,根据熟悉葛山的战士说,回来的部队是他的部队,张学信自然要看看葛山怎么样了。

看到打扮奇特的王冰的时候,张学信试探着问道:“这位同志,请问你是……”

不等王冰回答,葛山连忙说道:“连长,这位是王冰同志,是从国外回来的武器设计师,能够设计并制造出优良的武器,你看,我手里的这支枪就是,这一支枪的火力,顶的上咱们一个班了!我已经邀请王冰同志加入我们八路军,他也同意了。”

说着这话的时候,葛山把手中的M4晃了晃,表示自己没有瞎说。

国外归来的武器设计师?

这个身份让张学信肃然起敬,伸手道:“王冰同志,你好,我是三连连长张学信,欢迎你加入我们八路军!我这就带你去见我们团长!”

王冰伸手和张学信握了握手,道:“张连长,你太客气了!从此以后,我们都是一家人了。”

两人又客气了一番,最终王冰被送到了386旅陈旅长那里,王冰有“武器设计师”的身份,新一团自然是不能开一个兵工厂的,八路军也没几个兵工厂,王冰注定是要去更高一级单位那里工作的。

陈旅长伸手道:“王冰同志,我们已经对你有所了解,在国外的大城市住惯了,我们这里条件艰苦,王冰同志可还习惯?”

王冰伸手和陈旅长握握手:“我不只是武器设计师,还接受过最严格的军事训练,这点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,陈旅长太客气了。”